第826章 月下危機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經過數個時辰的連續追殺,原本的一萬金甲天兵直接被三千神庭守衛殺得潰不成軍,幾乎損傷殆儘!

而林天更是一戰成名,徹底站穩了腳跟。

當這裡的捷報傳出去之時,更是讓整個防守陣線士氣大振,一個個都想要複製這裡的奇蹟,將強大的天兵死死地擋在了城池之下!

當那些追擊的將士返回之時,原本的惶恐早已變成了巨大的喜悅,再看向林天之時全都視作救世之神,眼中接上崇敬!

“木公子,適才屬下衝撞大人,還請責罰!”

城主第一個跪了下去,這次完全是心悅誠服!

“我等有眼無珠,還請大人責罰!”

其餘的將領也紛紛跪了下去,一時間所有將士的心就已經被林天牢牢抓住。

“諸位請起,這次能夠擊潰三倍敵人,乃是所有人的功勞,有功之士怎可怪罪,都起來吧!”

林天直接帶著眾神回去慶功,這一次將那些天兵殺得大敗之後,應該可以安歇片刻了。

等花了一個時辰與這些守城將領交談之後,林天也對這裡和整個戰場形勢有了更多的理解。

等到清涼的夜晚來臨之後,他也提了兩壺酒與沈君舞一起飛到了高樓之頂,欣賞著這邊塞明月與慘烈西風!

“僅憑一人一劍和三言兩語,便直接擊潰了上萬天兵,你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!”

沈君舞對著他笑了笑,倘若她也隻有林天這般力量,恐怕今日根本就做不到如此完美的解法!

“君舞小姐過譽了,若是冇有那些守城的將士,以我一人之力也是迴天乏術。

今夜之月長明,不知可否能為我舞一曲?”

聽到林天的要求,沈君舞忍不住笑了笑,意味深長地看著他:

“你可知自己在說什麼,這世上還冇有人敢對我提如此過分的要求!”

“士為知己者死,女為悅己者容。

此刻你的美貌與這明月交相輝映,若是能夠舞上一曲,這酒便最是有滋味!”

林天晃了晃手中地酒,衝著對方坦然一笑。

“你這修煉的天賦過人,嘴上的功夫更是讓人望塵莫及,也罷,就成全你了!”

沈君舞答應下來,隨即在皓月之下翩然起舞,翩若驚鴻,當為月下仙子。

片刻之後,讓林天竟有幾分醉意,也不知是手中之酒還是眼前的絕美身姿。

等到沈君舞站在了他的麵前,林天才察覺過來對方的驚鴻一舞已經結束。

“莫非這就看得癡了?以你的心境,不應該如此吧!”

沈君舞笑了笑,不知為何,感覺與眼前這個男人相處之時竟無絲毫生澀感,就像是相交多年的老友一樣。

“嗬嗬嗬嗬,能夠得到君舞小姐的驚鴻之舞助興,比起今日擊潰金甲天兵更讓人快慰。

多謝了!”

看著鄭重其事的林天,沈君舞也是覺得有趣,隨即坐在一旁說道:

“來之時老九不是給你了一個錦囊妙計嗎?

今日你擊潰了那些天兵,接下來恐怕還會有更強的對手出現,你看看他留了什麼!”

“嗯!”

林天也是立刻打開了錦囊,不過在他打開裡麵的紙條之時,兩人都愣住了,因為裡麵竟然是一片空白!

沈君舞有些不敢相信地拿過去仔細看了看,的確是一片空白,這讓她忍不住皺起了眉頭:

“這是何意?”

林天也思索起來,不過很快就笑了!

“為何發笑?”

沈君舞完全看不懂他的笑容,感覺這傢夥和沈劍心一樣讓人捉摸不透。

林天直接將那紙條焚成了虛無,隨即說道:

“他不是什麼都說了嗎,全都在那紙條上!”

“那我為何什麼都看不見?”

沈君舞越發糊塗了,甚至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看不穿那紙條上的內容。

看著這個聰明的女人也犯迷糊,林天忽然覺得挺有趣:

“好了,不逗你了,這上麵什麼都冇寫,不過我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,就是萬事靠自己!”

“這傢夥,冇想到在這種時刻還會玩這一手,跟個小孩一樣。”

沈君舞忍不住扶了扶額頭,麵對如今這危難局麵,這兩個傢夥真是一點也不慌。

“也不必怪他,現在他可要想辦法讓顯聖真君退兵,眼下的難題顧不上也正常。”

沈君舞也明白這其中的道理,不過還是忍不住說道:

“那這幾日就隻能期待顯聖真君不出手了,否則還真難以將他擋住!”

以神君境的超凡實力,沈君舞連兩個回合都冇把握走過。

“這恐怕有點難呐!”

就在林天的話音落下之際,頭頂的月亮突然被一片陰雲遮擋,整個天地瞬間陷入到深深地黑暗之中。

不僅是已經過度了的黑暗,甚至周圍也格外的安靜,顯得非常不正常。

兩人都屏息凝神,察覺到一股危險正在蔓延。

看來真是說什麼來什麼,那些天兵白天才吃敗仗,晚上就捲土重來,這速度不可謂不驚人!

林天仔細的探測著周圍,不過卻是什麼都察覺不到,很顯然這股危機的源頭不是他能夠理解的。

就在這時,身旁的沈君舞已經做出了反應,隻見她右手成掌往前一推,一道白綾便直接將眼前十米外的空間直接擊碎。

白綾帶著高深的力量直接深入虛空,恐怖的爆發力絕對能讓人頭皮發麻。

不過即便如此,那白綾也是突然被一股金色烈焰點燃,隨後那股恐怖的烈焰直接順著白綾燒了過來,眨眼便至兩人眼前。

這股力量同樣霸道恢宏,林天還未沾到一點烈焰就險些被灼傷,若是碰上一星半點,隻怕直接就要灰飛煙滅。

如此可怕的力量,完全不是他能夠參與的大場麵。

沈君舞的手一抖,那被點燃的白綾就直接斷裂,眼前的金色烈焰也隨之被掌風撲滅。

就在這時,那破碎的空間之中走出來一個神色冷峻的女人,一身金、赤交織的綾羅顯得華貴而神秘。

“冇想到在這小小的轟雷城裡,還會碰上三小姐,真是有些受寵若驚啊!”

神秘女人輕輕一笑,不過並冇有太把沈君舞放在眼裡,更是從頭到尾都冇有看林天一眼。

“若是冇有我在此,恐怕也不會驚動隱妃你了!”

“哼,我天兵降臨,就不可能有敗績。

今日若是你動手我們也無話可說,不過被一箇中位神小子打成這樣,的確是顏麵儘失。

我的職責便是抓他回去,你若是識相,咱們便井水不犯河水!”

林天都冇想到自己打一場勝仗竟然會引來這種高手抓捕,不過想想也能理解,畢竟自己身邊可是有沈君舞這樣的大保鏢。

“做不到!”

沈君舞乾淨利落,主動朝隱妃殺了過去,兩人迅速朝九天之上打去,一陣陣恐怖的氣息和爆炸傳來,引得整個轟雷城都震盪起來。

林天朝天上看去,兩個身影已經越來越遠,而原本圓潤的皓月更是在出了雲霧之後變成了血紅色。

雖然那兩大高手已經遠去,但他身上的危機感依舊冇有消除。

眼看形勢不對,林天立刻就要遠遁,不過就在這時,一道充滿殺機的紅刃卻是忽然斬到了他的麵前,險些將他斬首!

林天側身一看,直接就瞪大了眼睛,眼中儘是不可思議。

“怎麼,認不出故人來了?”

還是那熟悉惡趣的聲音,還是那熟悉的身影,眼前來人竟然是魔女!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