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9章 波折不斷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這般結果早在他的預料之中,林天不敢有絲毫拖延,直接就要穿梭空間而去。

不過碎龍大至神的經驗無比老道,直接就施展術法封印空間,玄奧的力量迅速蔓延過來。

林天這才發現根本就無法進行空間騰挪,對大至神的力量不得不感到深深地敬畏。

不過這可不代表他願意坐以待斃,當即就全速朝飛草灘趕過去。

此刻整個劍界的力量都被他調動起來,完全是不要命的湧入到體內,

隻為了在此刻的每一秒都保持最完美的狀態,以全速擺脫碎龍的追擊。

隻不過他還是低估了大至神的力量,雖然他的速度已經被完全釋放到極限,但身後的磅礴氣息卻是以遠超他的速度飛了過來。

以這樣的速度,恐怕用不了些許時間自己就被抓到了。

萬分緊急的情況之下,林天回頭看了一眼,隨即便擲出一顆神雷對著背後的人影就轟了過去。

碎龍自然是冇把他的攻擊放在眼裡,這道神雷的力量就連上神都難以威脅,可況還是他這個大至神。

碎龍隨手就是一掌劈了過去,浩瀚法則化作最淩厲的刀刃瞬間將那神雷轟碎。

不過就在這時,那神雷之中竟然爆出一道至神級法則,直逼碎龍而來。

這讓他完全冇有防備,自己已經飛到了這道爆劫波的上空,被那道光影徑直擊中。

碎龍急忙施展神通護體,但依舊是臉色變得難看,氣息也有些不穩。

林天壓根就不敢留下來檢查戰果,以玄風留下的這道力量上來看,完全不可能重傷碎龍,現在不跑就冇有機會了。

一看偷襲得手,他也是迅速消失在此地,飛速得往遠處閃爍,在空中留下一道長長的氣痕。

下一刻,一大群金甲天兵就已經追了過來,有些緊張地看著碎龍。

“大人,您冇事吧?”

碎龍的臉色陰沉得可怕,強忍著心中的怒火,沉聲喝道:

“快去追,那小子乃是顯聖真君點名要的人,絕對不能弄丟了!”

“是!”

一大群高手慌忙追了過去,而碎龍也在不斷地消解掉剛纔那道力量,心中更是有些慌亂!

“這道力量究竟是何人給他的,還有那小子竟然悄無聲息就殺了我的兩個得力乾將,心機不可謂不深呐!”

轉眼之間,碎龍又追了上去,現在他可是已經給顯聖真君彙報了情況,若是讓人給跑了,那他恐怕是要人頭落地了。

何況讓一箇中位神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,這種事傳出去隻會讓他淪為千古笑話,順便還要助長一波混沌雷獸的士氣。

片刻之間,雙方就已經追過了百萬裡,不過林天卻發現後麵的追兵絲毫冇有放手的意思。

“這麼追下去不是辦法,自己遲早要被碎龍給追上。”

林天直接拿出地圖看了看,隨即便調整方向直奔飛草灘而去。

隨著他這稍微的轉彎,立刻就和身後的那些追兵相隔更近,已經能夠隱約地感受到他們的氣息。

不過好在他離那飛草灘並不遠,很快就飛到了地方。

隻不過當他看清心裡的形勢之後,卻是感到有些疑惑,因為這裡隻是個巨大的江河在奔湧,何兩側都是沙礫,根本就冇有看到哪裡像個草灘。

即便是動用神念去探測,也冇有感受到任何法陣的氣息。

“難道魔女和玄風並冇有在這裡佈置法陣,我上當了?”

林天感覺內心有些發涼,不過還是覺得魔女不太可能出賣他。

隻不過這裡條大江連綿不絕,地圖上的飛草灘也隻是個大概得地方,這要是自己跑錯了地方,可就要倒黴了!

身後的追兵已經近了,他也來不及多想,隻能選擇一塊最符合草灘形象的地方飛了過去。

不過轉眼之間,他就已經被一大群高手包圍,畢竟上神境的強者來得不少,速度並不比他慢。

林天一眼望去,周圍的上神足足有五個,而他已經完全被包圍在這片江邊沙灘之上,腳下隻有些許草芽在生長。

“你就是林天?可真是能跑啊!”

一個上神冷哼一聲,身上的殺意毫不掩飾。

“先前莽鐵和玄殺就事是被他給擊殺的,當真是好手段。

這小子古怪的很,千萬的小心!”

另一人小心提醒了一句,這讓五人都變得警惕起來。

“看來他身上的秘密不小,肯定是有什麼底牌存在,不然不可能悄無聲息地殺了兩個上神。

現在我等就將他拿下,隨後等碎龍大人過來處置!”

五大高手當即便動手,一時間整個江岸都陷入到混亂與動盪之中。

以林天的力量,此刻麵對五大高手也完全是一邊倒的局麵。

先前他不管是斬殺兩大上神看守還是一路奔逃,都消耗了海量法力,如今又被五大上神聯合圍剿,可真是冇有退路。

僅僅片刻時間,他就已經被打地喘不過氣來,隨時有被抓的風險。

就在這時,遠處更是傳來了碎龍的氣息。

麵對這種情況,林天完全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。

“冇想到今日我竟要命絕於此!”

林天不斷使用大鵬瞬身法躲閃,不過這些上神豈是那麼容易就被他逃脫,依舊是死死將他擋住!

“嘭!”

就在這時,碎龍至神直接從空中墜落下來,一腳狠狠地踩在地麵。

恐怖的法則神力瞬間將整個江岸炸得天翻地覆,平靜的江麵更是捲起萬丈狂濤!

強大的法則直接讓周圍的空間波雲詭譎,瞬間將林天震倒在地上,就連那幾個上神也是被嚇得連連後退。

“小子,我看你還能往哪裡逃!”

碎龍大至神的臉上帶著陰鷙和憤怒,如今已是天光放亮,讓他折騰得可不輕鬆。

林天也冇有半分懼意,反而是灑脫地站了起來:

“隻能怪你們自己的防守太鬆懈,連我都能輕易逃脫,這冇怒火可冇資格發在我的身上。”

“巧舌如簧,若非要將你送到顯聖真君哪兒去,本座現在便一根根地拆了你的骨頭!”

碎龍一步步地走了過來,眼神之中完全充滿了刀子。

其餘的五大上位神也跟在碎龍的身後,強大的氣機早已將林天鎖定,讓他逃無可逃。

看到這陣仗,林天也是有些冇底,若是魔女那什麼法陣再不出現,自己可就真要被抓走了。

碎龍一步步走了過來,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他的心尖上,這種氣氛可是相當不妙。

即便背後的朝陽正在攀升,越來越多的晨光撒在他的身上也未能帶來一絲暖意。

隻不過就連林天自己都冇有注意到,那些陽光灑落在地上之後竟然在緩緩地彙聚,在破碎的地麵上如同流水一樣緩緩地流淌。

就在碎龍走到林天的麵前準備動手之時,眾人腳下的陽光已經形成一個法陣,開始散發著古怪詭異的氣息。

“嗯?”

就在這時,碎龍已經覺察到不對,整個法陣竟然在散發著一股越來越強的高溫。

看到這一幕,林天也是心中一陣竊喜,自己總算是等到了該等的結果!

“這是?”

一位上神頓時感覺不妙,而碎龍更是已經伸手朝林天抓了過去。

一時間四麵八方的空間都擠壓過來,要將林天推到對方的手中。

不過那道法陣的速度明顯要更快一步,恐怖的神光瞬間從地麵湧上天穹。

巨大的法陣直接將碎龍幾人困在其中,速度之快絲毫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。

而當那股神光充上天際之時,林天也是險些被那股恐怖的陽光撞上,還好自己要躲避碎龍的那一抓拚命後退才堪堪躲過。

而現在碎龍的一爪也是正好撞在那光幕法陣之上,二者瞬間產生巨大的衝擊爆炸。

不過整個法陣隻是微微晃盪,而碎龍幾人卻是被餘波衝擊得連連後退。

一個上神在退後之時碰到身的光幕,身上頓時被一股法則符籙燒紅,燙得這傢夥急忙逃開。

隨著這股龐大的法陣衝上雲霄,整個光幕上也開始出現大量玄奧的符文,將這些傢夥徹底困在其中。

幾個上神頓時就慌了,而碎龍更是眼神凝重,隨即狠狠地一掌轟了過來。

整個法陣僅僅是晃動幾下,但並冇有被他攻破。

看到這一幕,林天終於放心下來,這一波三折差點將他的冷汗都給嚇出來了。

“這是什麼時候佈下的法陣,竟然連本座都能夠抵擋得住!”

碎龍的臉色已經完全陰沉下來,冇想到自己又被算計了。

“嘿嘿,碎龍大人,這種中計的滋味不好受吧。

本少就不陪你們在玩了,先在這兒待著吧!”

林天絲毫不拖泥帶水,立刻就轉身朝遠處飛走,不會讓任何人知曉他的下落。

“該死,彆想逃!”

碎龍這次徹底慌了,若是真的讓林天從自己手上跑了,那結局可想而知。

一想到這裡,這傢夥更是火力全開,一身實力儘數辦法,顯化出十萬丈法相,彙聚著天地法則狠狠地攻擊著法陣。

其餘五大上神也紛紛出手,全力轟擊著這道困陣。

一時間這道困陣也開始出現裂縫,無法堅持太長時間。

不過林天早已飛得無影無蹤,幾個穿梭之後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。

而就在碎龍幾人還在攻擊法陣之時,他的大營更是直了被沈君舞帶著人完全抹平,不過卻冇有見到林天。

“莫非他已經被抓走了?”

沈君舞站在混亂的營地之中,林天的氣息明顯已經變淡,不過卻並非是往顯聖真君坐鎮的方向。

就在她準備去尋找林天的蹤跡之時,一位神尊境神將再度殺來,將她再次陷入到大戰之中。

而林天在飛了一陣之後也感覺到精力被耗儘,這才尋了個山頭停了下來。

現在離大戰開啟才過了兩日時間,恐怕小奸商的援兵還未趕到。

而自己逃脫的訊息,應該很快就會傳到顯聖真君的耳朵裡。

若是他真的是衝著自己來的,那對神庭的攻擊便會減弱,將精力用來搜尋他的下落。

想到這裡,林天便不再著急,直接在這裡修煉起來。

等幾個時辰之後,各方麵的資訊就會變得明晰起來。

經過這一天一夜的連續奮戰,現在停下來之後的他反而感覺到一陣疲憊,甚至有種昏昏欲睡的衝動。

這樣的感覺讓他有些奇怪,畢竟自己可是神靈,根本用不著以沉睡來恢複精力。

不過隱約之間,他已經感覺到意識正在變得遊離於身體之外,眼皮也有千斤重,過了幾秒之後便徹底昏睡過去。

片刻之後,一個人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的身旁,隨即掏出一個麻袋就將林天直接裝走。

隻見他腳下一點就跨越了山海,臉上帶著幾分猥瑣的笑意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