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千三百一十七章 隕落!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現場,漸漸陷入沉寂。

大家都冇再開口,默默地看著天使女王,範伯明,龍魚始祖。

龍魚始祖,肯定要死。

至於天使女王,範伯明,以及主宰的恩怨情仇,這是他們自己的事,跟秦飛揚等人無關。

時間,靜悄悄流逝!

最終。

範伯明深呼吸一口氣,緊攥的雙手,緩緩鬆開,轉頭看向天使女王,神色間的落寞,逐漸消散。

天使女王有感受到範伯明的目光,內心莫名的緊張。

甚至此刻。

她都有點不敢跟範伯明直視。

作為一個母親,麵對一個男人的注視,本不該有這樣的悸動。

可冇辦法,她忍不住。

內心的情愫,無論過去多久,都不會消失。

但最多的還是她心裡的負擔。

被人‘侵’犯,還為侵‘犯’者生一個女兒,她感覺自己,現在已經配不上範伯明。

冇有隻字片語,範伯明收回目光,看著龍魚始祖,搖頭道:“你以為說這些事就能激怒我?讓我跟納蘭一族翻臉,從而給你製造出一絲逃命的機會?”

龍魚始祖不著痕跡的皺眉。

冇錯!

他就是這個算盤。

解開範伯明的傷疤,讓其崩潰發狂,這樣一來,他就有可能找到一絲逃走的希望。

可萬萬冇想到,麵對這樣的刺激,範伯明還能如此冷靜,看穿他的意圖。

“我和納蘭天策的恩怨,不需要你操心。”

“等你死後,我們自己會解決。”

範伯明一揮手,一道道永恒奧術出現,恐怖滔天的神威,猶如潮水般席捲八方。

“納蘭天策?”

秦飛揚等人一愣。

這就是主宰的真名?

轟!

天使女王也一步踏出,開啟永恒奧術,眼底閃爍著一抹殺機。

這段往事,是她最痛苦的記憶。

以前。

她從來不會主動去想,儘量去迴避。

可今天,龍魚始祖當著這麼多人,尤其還有秦飛揚這些外人,說出這樁醜事,無疑徹底激怒她。

“真是可笑。”

“蒙受這等奇恥大辱,你居然還能心平氣和的跟納蘭一族相處。”

“甚至現在,還跟他們聯手。”

“你是男人嗎?”

“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好,生下彆人的孽種,你還配當男人?”

龍魚始祖搖頭,放肆嘲笑。

反正都已經冇有活路,他還怕什麼?

這些話,也可謂是字字珠璣!

但凡是個男人,都無法承受這種羞辱。

範伯明心裡好不容易纔平複下去的怒火,又一次不受控製的升起。

“哈哈……”

“你就是男人裡的窩囊廢,天使女王怎麼會看上你的?”

“確切說,像你這樣的人,活著就是一種恥辱。”

龍魚始祖大笑。

範伯明閉上眼,深呼吸幾口氣,猛然睜開,兩道殺機奪眶而出。

“不管你怎麼刺激我,我都不可能上當。”

“這就是我的性格。”wp

“大局為重。”

隨著話音落地,範伯明一揮手,五大永恒奧術轟然而動。

如今。

他的冥王符文還在。

所以,五大永恒奧術的殺傷力,便相當於十大永恒奧術。

轟!

天使女王也隨之出手。

如此一來,龍魚始祖此刻等於要迎擊二十道永恒奧術。

他哪是對手?

如今冇有惡魔符文,執念和血海的力量,也已經全部被本源之魂擊潰,甚至就連死亡島,也都已經毀滅。

守護神,神主,那二十個永恒至強者,也全部喪命。

現在。

龍魚始祖就是孤家寡人一個。

最強的手段,現在也就是那五道永恒奧術。

僅憑五大永恒奧術,怎麼可能是範伯明和天使女王的對手?

轟!

冇有任何懸念。

當龍魚始祖開啟五大永恒奧術,瞬間就被摧枯拉朽的碾壓。

緊隨著。

十大永恒奧術,一股腦轟向龍魚始祖。

“範伯明,即使你殺了我,也抹不掉你是恥辱的這個事實。”

“你就一輩子被納蘭天策壓著吧!”

“你和天使女王永遠也不可能走到一起!”

“雖然我死去,你活著,但其實,你活著比死還要痛苦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龍魚始祖帶著一聲狂笑,被十道永恒奧術的淹冇。

“記住。”

“你範伯明這輩子,都隻能苟延殘息的活著。”

“……”

隨著話音落地,笑聲也漸漸停歇。

大家看著龍魚始祖。

其身體,被十大永恒奧術,瞬間擊潰。

神魂也被那恐怖的氣勢,迅速磨滅。

不過五息。

這片天地間,再也看不到龍魚始祖,連一根髮絲都冇剩下,徹底的神形俱滅。

“終於死了。”

“不容易啊!”

龍塵搖頭一笑。

“恩。”

大家紛紛點頭。

玄黃大世界的局勢,也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。

本來。

他們是來對付納蘭一族的。

按正常劇情的發展,最後他們的敵人,應該是納蘭一族和天使一族。

可冇想到。

結果竟演變成,他們跟龍魚一族之間的較量。

並且,還跟納蘭一族和天使一族聯手。

計劃趕不上變化這句名言,不無道理啊!

秦飛揚轉頭看嚮慕青,說道:“看一下龍小清。”

“好。”

慕青點頭。

通天眼開啟。

隻要龍小清還活著,通天眼一定就能找到。

與此同時。

納蘭天雄,納蘭天鵬,三十個天使王,也都長舒一口氣。

龍魚一族這個禍患,總算圓滿解決。

隨後。

他們就看向秦飛揚一群人。

神色各異。

納蘭天雄充滿恨意。

納蘭天鵬的眼神,則顯得特彆複雜,有敬畏,有擔憂,有感激。

三十個天使王,目光則閃爍著一縷殺機。

而範伯明和天使女王,看著龍魚始祖隕落的虛空,一致的保持著沉默,也不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?

白眼狼掃視著一群天使王,傳音道:“我怎麼看這些天使王的眼神不對勁?不會打算過河拆橋吧?”

“他們敢嗎?”

“雖然他們有本源之魂這個強大的幫手,但我們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慕天陽暗中冷笑。

龍塵皺了皺眉,俺拿到:“現在失去惡魔仆從和龍魚一族的威脅,說不定他們真的會跟我們翻臉。”

因為坦白說。

玄黃大世界的本源之力不是一般的強大,如果本源之魂加入戰場,他們未必有能力應對。

就如以前。

如果本源之魂一早就出手,他們也冇機會活到今天。

當然。

那時候本源之魂,也不敢出手。

畢竟惡魔仆從,還冇有解除。

“你的擔憂,完全多餘。”

白眼狼滿臉不屑,嘿嘿笑道:“彆忘記,我們還有人魔這位超級恐怖的存在。”

龍塵一愣。

這倒是實話。

人魔出手,即便是本源之魂,也隻有找死的份。

“其實現在,反倒是一個試探他們人品的機會。”

“因為他們不知道,人魔在玄武界。”

“冇有人魔這個威脅,如果他們真的是那種過河拆橋的時候,那現在肯定會忍不住出手。”

白眼狼桀桀一笑,瞥向秦飛揚傳音問道:“小秦子,你最初騙天使女王他們,說人魔在宇宙秘境,是不是就是為了試探他們?”

“恩。”

秦飛揚點頭。

拔掉龍魚一族這個禍根,那天使一族和納蘭一族,就可以肆無忌憚。

所以。

他得試探一下。

總之。

防人之心不可無。

“你這傢夥,還真是陰險。”

白眼狼暗罵。

從一開始就在下套,現在就看天使一族和納蘭一族的人,要不要跳進這個圈套?

“找到了。”

這時。

慕青的聲音響起。

“還真找到了?”

秦飛揚等人相視,連忙看嚮慕青,問道:“她在哪?”

“她正帶著族人朝外海逃去。”

“並且,她現在的情況,跟龍魚始祖等人之前一樣,半身石化。”

慕青說道。

白眼狼臉色一變,急忙道:“那鳳妹她們呢?”

“她們在追擊。”

“納蘭月靈如今擁有特權,所以龍小清逃不出她的追蹤,隻是龍小清的速度很快,而納蘭月靈她們,看情況還冇有融合冥王符文,所以攔不住她。”

慕青搖頭。

“那就好。”

白眼狼鬆了口氣,隻要大家冇事就行。

瘋子轉頭看向秦飛揚,呲牙道:“幸好你這傢夥,有先見之明,給了她們冥王符文,要不然還真是凶多吉少。”

龍小清融合符文,戰鬥力翻倍。

倘若人魚公主等人,冇帶上冥王符文,那基本隻有被秒殺的份。

“哎!”

“這龍小清,也真是可憐。”

“這是什麼地方?”

“這是玄黃大世界。”

“冇有界門的她,能逃到哪裡去?”

魔祖一歎。

“你還有心情去同情她?”

“當初要不是本源之魂一直在暗中盯著她,玄武界恐怕當時就已經淪陷。”

慕天陽狠狠地瞪了眼他,趕緊收起你那氾濫的同情心。

不管是龍魚始祖,還是龍小清,都得死。

要不然。

就龍小清的實力和天賦,讓她這麼成長下去,早晚會成為一個禍患。

“秦飛揚,謝謝。”

突然。

範伯明的聲音響起。

秦飛揚一愣,轉頭看向範伯明。

“如果冇有你們,我們是不可能打敗惡魔仆從和龍魚一族,那玄黃大世界必將陷入生靈塗炭的景象。”

“所以,請接下我這份真誠的謝意。”

範伯明躬身行了一個大禮。

“前輩客氣了。”

“惡魔仆從和龍魚一族,不止是你們的敵人,也是我的敵人,所以這是分內之事。”

秦飛揚擺手一笑。

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