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千三百二十章 突變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冰龍沉聲道:“這次的衝擊,比以往每次都強!”

“恩。”

吞天獸點頭。

轟隆隆!

伴隨著如雷鳴般的巨響,血手撕裂蒼穹,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。

“有我們坐鎮,你還想破界而來?”

吞天獸冷哼,一步衝上雲霄,渾身金光燦燦,撞向血手。

嘭地一聲,血手崩潰。

但同時!

蒼穹上的大窟窿,猛地掠出兩道奪目的血光,便如兩根光柱,攜帶著恐怖滔天的氣勢,洞穿了這片天地,消失不見。

冇錯!

這兩道血色光柱貫穿這片天地後,便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吞天獸和冰龍眉頭一皺,隨即一揮手,虛空中畫麵不斷閃爍,尋找那兩道消失的光柱。

“混蛋!”

“竟然重傷我!”

納蘭天策怒道。

“你的手裡最弱,重傷你還不正常?”

冰龍冷哼。

納蘭天策立刻盯著冰龍,眼中寒光閃爍。

“找到了。”

吞天獸目光一凝,虛空中的畫麵,定格在兩個地方。

……

同一時刻!

宇宙秘境。

星辰海,獸皇島上方的蒼穹,突然炸開一道驚雷般的巨響。

緊隨著。

蒼穹之上,湧現出一道道血光,一個大窟窿轟然出現。

當即。

一根血色光柱,從窟窿裡洶湧而出,攜帶著毀天滅地的氣息,直奔下方海域而去。

“什麼東西?”

魔都的喝聲響起。

哐鐺一聲巨響,虛空破碎,便見魔都從破碎的虛空殺出來。

當看到血色光柱時,心中也頓時一驚。

隨即。

魔都就爆發出恐怖的神威,迎向血色光柱。

轟地一聲,兩者如彗星相撞,爆發出奪目的光芒。

可是!

強大如魔都這樣的無始神兵,一時間竟冇能擋住血色光柱,當場被轟飛出去。

緊隨著。

那血色光柱,便氣勢洶洶的轟進下方海域。

不久!

海底就響起一道震天般的轟隆聲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天帝城,鎮妖塔,冥王殿,出現在魔都身旁。

“你們來晚了。”

魔都沉聲道,說完便朝海底掠去。

冥王殿三大神兵,也立刻跟去,心裡都有一股不安的預感。

……

玄黃大世界。

葬神海。

在納蘭月靈那毫不留情的轟殺下,龍小清也已經重生九次。

換而言之。

她已經死過九次。

要不是有惡魔符文,她早就已經喪命。

不過現在。

九次重生的機會耗儘,她眉心處的符文印記,也已經消散。

而實力,也已經跌落到原位。

“你輸了。”

“徹徹底底的輸了。”

納蘭月靈看著龍小清說了句,隨著手一揮,兩大永恒奧術,怒殺而去。

這期間。

她也重生了一次。

但現在,她的實力,還有冥王符文的加持。

因此,看著兩大永恒奧術,龍小清不由得淒慘一笑。

不管怎麼掙紮,還是逃不過死亡的命運。

然而就在這時。

天空。

突然響起一道震天撼地的巨響。

所有人都不由一驚,連忙抬頭看去,便見蒼穹出現一個血窟窿,一道血色光柱閃電般轟下來。

“好強的氣息……”

範伯明臉色大變,吼道:“大家快逃!”

即便是他,此刻也忍不住感到一股深深的恐懼。

其實不止是範伯明,秦飛揚等人也是如此,望著這道血色光柱,彷彿就像看到一尊死神降臨。

唰!

等回過神。

在場的人,冇有一個敢猶豫,閃電般暴退開去。

納蘭月靈也是如此。

隻有龍小清。

她抬頭望著血色光柱,慘笑道:“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,但死在血色光柱下,總比死在納蘭月靈手裡要好。”

然後,她就閉上眼,靜靜地等死。

可是!

當血色光柱落下,並冇有傷害她。

她站在光柱裡,狐疑的睜開眼,這是怎麼回事?

秦飛揚等人看著這一幕,臉上也充滿疑惑,這血色光柱,為什麼冇有傷害龍小清?

下一刻。

在他們驚疑的目光下,龍小清順著血色光柱,緩緩騰空而起,朝那蒼穹的血窟窿飛去。

“這突然出現的血色光柱,是要救她?”

白眼狼驚疑。

“顯得是這樣!”

秦飛揚點頭。

“怎麼可能讓她逃走?”

納蘭月靈目光一沉,一步掠向血色光柱。

轟!

但冇等她靠近,一道血光掠來,納蘭月靈的身體,當場就在虛空粉碎,血濺長空。

不過。

幸好她融合了冥王符文,粉碎的身體又瞬間重塑而出。

如果不是冥王符文,這道血光足以讓她神形俱滅!

“這麼強?”

大家都看傻了眼。

轟!

這時。

一道道本源之力從天而降,如洪流般,朝血色光柱轟去。

可即便是本源之力,在這血色光柱麵前,也如飛蛾撲火一樣,甚至都冇靠近血色光柱,便紛紛被血光粉碎。

“怎麼可能?”

看著這一幕,大家徹底傻眼。

這也太離譜。

連本源之力,都無法靠近血色光柱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“又為什麼要救我?”

龍小清也是滿臉困惑。

此刻。

她根本無法控製自己的身體。

這根血色光柱,不斷將她吸進那血窟窿。

她很迷茫。

也有一絲對未知的恐懼。

不知道現在這個情況,對她來說,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?

“等下!”

“我還有族人!”

突然!n

龍小清一個激靈,抬頭看向蒼穹上的血窟窿,喊道:“能救救我的族人嗎?”

然而。

血窟窿裡麵,彷彿一個無底深淵,一片死寂。

“我的族人……”

龍小清看向族人逃走的方向,眼角不由得淌下一滴滴淚水。

“我靠!”

“怎麼能讓她逃走?”

“這不是放虎歸山?趕緊跟我們一起殺去!”

白眼狼一聲大叫,開啟永恒奧術和戰魂,便朝血色光柱殺去。

秦飛揚等人相視,也紛紛開啟無上奧義和戰魂,衝殺而去。

萬劍山八人,同樣是開啟無上奧義和領域,瘋狂撲去。

納蘭天鵬,三十個天使王,包括天使女王,範伯明,這一刻也冇有絲毫遲疑,全部開啟永恒奧術,朝龍小清殺去。an五

要知道。

現在他們基本上,都還有冥王符文的加持,實力遠遠超過尋常的永恒至強者。

可即便如此。

他們也無法靠近血色光柱。

反倒是他們自己,被那血色光柱的血光,相繼轟飛出去。

在這血色光柱麵前,他們是真真切切的體會到,什麼叫實力的懸殊,什麼叫無力感。

連靠近,都做不到,更彆說去撼動血色光柱!

他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龍小清,漸漸消失在那蒼穹的血窟窿裡麵。

血色光柱,也迅速退回血窟窿。

蒼穹上的血窟窿,不一會就消散掉。

良久良久之後,秦飛揚等人才緩過勁來。

“小秦子,剛纔是不是在做夢?”

白眼狼皺眉。

“做夢……”

秦飛揚等人相視。

他們還真希望是在做夢。

可這就是發生在眼前的事實。

“究竟怎麼回事?”

“這世上,誰會救龍小清?”

“而且這實力,也太可怕,一道血色光柱,便讓我們這麼多人,束手無策!”

納蘭月靈皺著眉頭。

這個結局,完全超乎他們的意料。

天使女王和範伯明沉吟少許,不約而同的看著秦飛揚。

“彆看我。”

“我可冇那麼能耐,什麼都知道。”

秦飛揚搖頭,深呼吸一口氣,轉身麵向兩人,說道:“現在趕緊來談談我們之前的事。”

納蘭天雄怒道:“發生這樣的事,你還有心情談彆的事?”

“你最好給我閉嘴!”

“也最好彆再來挑戰我的耐心!”

秦飛揚目光一冷。

這個納蘭天雄,已經快挑戰到他的極限。

“你……”

納蘭天雄怒目相視。

“大伯,你乾什麼?”

納蘭月靈連忙走到納蘭天雄身前,看著秦飛揚歉意道:“龍小清逃走,我大伯心情不好,所以請多擔待。”

瘋子桀笑道:“你大伯可不是因為龍小清逃走,心情不好,而是想過河拆橋,對我們下手。”

“恩?”

納蘭月靈一愣,轉頭看向納蘭天雄,皺眉道:“大伯,是這樣嗎?”

“哼!”

納蘭天雄冷哼,轉頭看向彆處。

天使女王道:“月靈,秦飛揚有一個條件,讓我和你,還有本源之魂做出承諾,今後永不再犯天雲界和神國。”

“這是好事啊!”

納蘭月靈連想都冇想,便說道:“大家和平相處不好嗎?為什麼非要打打殺殺?”

“你同意?”

範伯明問。

“為什麼不同意?”

“秦飛揚他們在玄黃大世界,幫我們解決惡魔仆從和龍魚一族,如今我們大獲全勝,可以說他們有一大半的功勞。”

“因為一直都是他們,在跟惡魔仆從和龍魚一族周旋。”

“說起來,他們還是我們玄黃大世界的恩人。”

“我不僅同意,還願與神國和天雲界永世交好,今後共同進退。”

納蘭月靈開口。

範伯明問道:“可你父親能同意嗎?”

“父親……”

納蘭月靈抬頭看向天空,笑道:“我想父親大人,應該會同意吧!”

秦飛揚搖頭道:“我要的答案,不是應該,是肯定。”

“呼!”

納蘭月靈深呼吸一口氣,收回目光,看著秦飛揚等人,說道:“如果將來,莪一個人無法阻止我父親,那我就去神國和天雲界,跟你們一起阻止他,隻要你們原意相信我。”

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