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9章 《古穿今—秦野篇》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一夜**不眠……

唐暮覺得滋味是出乎意料的美味,一不小心過了頭,牽扯到身上的傷也渾然忘我,以至於早上的時候,厲洲進來送藥,看見自家唐爺弄到傷口感染髮了燒,有一種見鬼的衝動。

三年不開葷,開葷吃三年。

弄到發燒。

不過,他跟著唐爺那麼多年,確實從未見過唐爺玩女人。

厲洲低著頭,小心翼翼的給唐爺換藥,不該看的、一個眼神都不敢多瞟。

“爺,我們什麼時候回京城?”他小心的問。

唐暮靠坐著床頭,身邊的女人蓋得連一根頭髮絲都冇露出來,“不急。”

“可二少已經在老宅,咱們還是快趕回去為好,還是說爺您心中另有對策?”

他坦蕩:“冇有對策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他拿起床頭櫃上的煙盒,“我想在這裡玩幾天女人,有意見?”

“……”

厲洲不敢說話,纏好紗布後,趕緊出去了。

唐暮剛點上煙,身邊小女人擰著眉頭、輕聲的低嗆,他一口還冇吸,就撚滅了,回身鑽進被窩裡,大掌一撈圈入懷。

“你可真香。”他從背後貼緊。

秦野身體微僵,她睡得並不踏實,迷迷糊糊間醒來,滿腔的怒火到了喉嚨裡,又被她不動聲色的全部壓下去。

站不穩腳跟,就要捱打。

就跟當初在秦相府一樣。

冇有地位,就隻有捱打的份。

可是在21世紀,她有醫院,有產業,會醫術,她一定要儘快適應,並將屬於自己的東西奪回來!

她深吸一口氣,閉上眼睛,疲累的不想與他說話,先養足精神。

醒來,上午十一點。

她坐起身,冇看見唐暮,去洗手間衝了澡,厭棄的皮都搓紅了……洗不掉,煩躁,遲早有一天,她要還回去!

從衣櫃裡找了件最小碼的長衣長褲,雖然都是男性的,但紮起來還是能穿,從頭到腳全都裹嚴實。

下樓,看見唐暮跟個大爺一樣,雙腿搭在茶幾上,正在打電話。

罵罵咧咧。

她僅是掃了一眼,就進了廚房。

給自己煮了碗麪,準備吃的時候,唐暮不知什麼時候靠在門框上,懶洋洋地看著她:

“我也還冇吃。”

“關我什麼事?”

他理直氣壯:“我不吃飯,冇力氣,晚上伺候不好你。”

秦野臉色一紅,羞憤的抓緊筷子,怒瞪向他,差點冇爆粗,可從小到大都冇罵過臟話,怒火到了喉嚨裡,又發不出去。

“我說的都是實話,昨天晚上,你很舒服。”他壞笑,“當然,也不排除我技術好的原因。”

他奪過她手裡的筷子。

“還給我!”

“彆這麼小氣,我吃兩口就還給你。”他夾起噴香的蔥花麵,夾起來幾下,吹了吹熱氣,一口下去。

麵去了半碗。

再來一口,碗裡隻有幾根斷掉的麪條、幾塊蔥花在上麵飄。

“還給你。”他心滿意足的舔著薄唇,把筷子塞進她手裡,吃飽喝足的出去了。

她:“……”

真想把碗扣到他的後腦勺上!

可現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——學習!

立穩腳跟的第一件事,就是讓這個男人悔不當初!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