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4章 《古穿今—秦野篇》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她直截了當的語氣惹笑了唐暮。

看他不順眼的人多了去了,但那些人看不慣他,又不得不阿諛奉承的討好他,像秦野這麼語氣直接的,還是頭一個。

“我知道你的想法了,但很遺憾,你恐怕永遠都不會有這個機會。”

“哦,是嗎?”秦野麵不改色的夾菜吃飯,“那就走著看吧。”

他放肆的目光毫無遮藏的落在她的身上,她的胸口,舔了下薄唇:

“你這莫名自信的模樣,叫我總想弄你,想讓你看清事實,再跟我低頭求饒。”

“那你八成在做夢。”

跟他低頭?

除非她死了。

“哈哈哈!”唐暮大笑,端起手邊的湯碗,舀了一勺,手突然無力的晃了一下,像是被抽掉力氣般,勺子掉了回去。

啪!

一聲脆響,湯汁濺到桌上。

他微頓,很快,察覺到腦部沉重,有些昏沉,整個身體都不對勁,猛地抬眸望向對坐之人:

“你……”

是的。

秦野在飯菜裡動了手腳。

“我從醫藥箱裡找到了安眠藥,多放了一些份量,想不到你能堅持這麼久,我差點還以為藥失效了。”她優雅地往嘴裡塞了一小口米飯。

從容的姿態,正在唐暮的底線上瘋狂的跳舞試探。

唐暮想要起身,可踉蹌兩三步,又跌坐回去。

藥效擴散,身體逐漸失去力氣,極力的抿緊薄唇,一雙會殺人般的眸子死死地盯著秦野,眸光陰戾至極。

“彆用你那噁心的目光看著我,臭流氓!你坐在對麵,我真是反胃的飯都吃不下去。”

秦野冷冷的摔了碗,筷子扔在桌上,啪啪的響。

彈出去的筷子,砸到了唐暮的臉上,像一記響亮的耳光,令他周身的怒火陰翳到了極點。

“秦野!”

“叫什麼叫!”秦野一巴掌揮到他臉上,揪起他的衣領子,“你這人除了嗓子大些,胡亂嚷嚷,你還會什麼!你以為我會怕你威脅?”

想起昨夜之事,如果殺人不犯法,她此時定會將他掐死。

不能殺人,那就多甩他幾巴掌泄憤。

啪啪幾下,男人陰戾的眸子冒著通紅的火光,死死地盯著她。

好!這個女人好得很!

等藥效過去,就是她的死期!

“你可知惹怒我的後果!”

“我不知道,但你知不知道惹怒我的後果?”秦野狠聲一笑,“既然你對自己的人格魅力如此自信,那我就幫你一把好了。”

把他扔回凳子上,去雜物房找來兩卷繩子,把他衣服全都扒了,手腳大開的綁在凳子上。

完成後,拍著手,甚是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,狠拍他的俊臉:

“唐暮,記住了,我不是你能招惹的人,下次看見我,最好繞道走!”

他睡了她,她報複回去,他們兩清了!

唐暮怒到極點,有史以來從未這般憤怒過,看著她極其大膽的模樣,怒著怒著,忽然放聲大笑。

哈哈哈!

他記住她了!

死死地記住了!

藥效上頭,昏迷之前,這女人還往他身上猛踹了兩腳,瀉完了火,這才悠閒的轉身離去。

兩個小時後,厲洲才發現彆墅裡的慘狀,當看見自家唐爺衣不蔽體的被捆綁在凳子上時,他嚇得差點兒暈過去……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