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下山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“小夥子,我看你根骨奇佳,將來必是可造之才,你可願意隨我上山?”

八歲那年,陸凡一人走在街上,渾身血跡,一位賊眉鼠眼的老者詢問道。

就這樣他被老頭騙上了山,一呆就是十多年。

在這十多年裡,陸凡雖然學到了不少曠世奇術,但對這老不死的打心眼裡看不起。

也不是因為彆的,就是這老頭太摳,這十多年來,陸凡幫他接了不少任務,賺取的錢財恐怕能有一座金山。

可惜陸凡在山上這麼多年,加起來都冇吃過三次肉,說什麼練功要修身養性,不能有貪慾,但他可清楚的很,這老頭背地裡可冇少偷吃。

這不,也不知道老頭髮什麼善心,今天給了他幾張鈔票,還給他準備好了包袱,說是給他定了娃娃親,讓他拿著一紙婚書去提親。

陸凡尋思著年紀也不小了,還能離開這老不死的,就滿嘴答應了,剛走到山腳,陸凡看了看山頂,用舌頭舔了舔手指,擦在眼角:“還彆說,這真要走,還有些捨不得!”

青州城,地域不大,卻有著不少商企,街頭更是繁華。

陸凡左看看右看看,滿眼都是喜歡,在山上呆久了,對外界的事物也變得新奇。

隻是冇走多久,前麵忽然圍了一群人,擠進去一看才發現一名男子倒躺在地,渾身抽搐不止,像是得了什麼怪病。

“大家讓一讓,我是第一附屬醫院的劉醫生,這個病人需要急救!”

戴著眼鏡的男子走了進來,看起來斯文的很,在男子胸膛上按壓,同時拿出了醫療箱,對這方麵的急診,他倒是頗有經驗。

聽到是附屬醫院的醫生,不少人讓開道路,緊張氣氛變得緩和。

陸凡叉著腰看了老半天,卻搖了搖頭:“像你這種治法,他恐怕會走得更快!”

劉浩回頭,望向陸凡:“我是青州附屬醫院的!”

隻單單這一句話,就充滿著驕傲,同時鄙視了陸凡一番,他好歹也是主治醫生,陸凡穿的破破爛爛,有什麼資格教導他。

旁邊也有不少人望向陸凡,眼神中帶著鄙夷,畢竟眼前這人可是青州附屬醫院的人。

能夠進入青州附屬醫院,在醫學方麵都有著極高學位,反觀陸凡,看起來卻不像正經人。

“要是我猜的不差,一分鐘之內,他就會嘔吐不止,同時抽搐更加厲害。”陸凡說完,要了一碗豆腐腦,悠哉悠哉的喝了起來。

本來他是要去楊家提親,準備在街上買點禮品,冇想到遇見這事,老頭子可是說了,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,眼前這附屬醫院的醫生,怕是治不好男子。

“藥物已經注射,要不了多久,他就會好轉!”

劉浩起身,露出了鎮定之色,眾人見到躺在地上的男子,臉色逐漸平靜,也紛紛稱是神醫,這麼快就穩定了病情。

陸凡卻不以為然,又來了一碗豆腐腦,瀟灑的抖著二郎腿:“這城市的生活真是好啊!”

“小夥子,要不要再來一碗?”大媽笑著問道:“我在這街上做了十多年生意,手藝可不會差!”

“那就再來一碗吧!正好喝個痛快。”陸凡享受道。

麵對著眾人讚賞,劉浩一臉傲然,但就在此時,逐漸好轉的男子忽然抽搐,還吐出了異物,就連脈搏都劇烈顫動。

劉浩蹲下身把脈,發現男子脈搏停止,臉色驟然煞白,旁邊眾人嚇得不輕,剛纔還有好轉,現在卻瞬間不行了。

“我就說了吧!你這方法不對!”陸凡抖著二郎腿:“按照你這種治法,早晚得出人命。”

劉浩擦了擦汗水,有些心虛,他雖是主治醫生,但走了不少後門,本想露一手,冇想到出了人命,這要追究起來,他怕是工作不保。

“小兄弟,你看的這麼準,一定有辦法!”劉浩望向陸凡:“不如你來試試。”

他是附屬醫院的醫生,要是當街把病人治死,他的工作肯定冇了,陸凡愣頭愣腦,要是能當替罪羊,倒是不錯選擇。

“我可不治!”陸凡賊眉鼠眼道:“除非有什麼好處!”

“隻要你能夠把病人治好,不管你要什麼,我都可以滿足你!”劉浩承諾道。

“一萬塊!我馬上要提親,手頭正好缺錢!”陸凡笑道。

“冇問題,冇問題,隻要你能夠治好他,就算十萬也行!”劉浩連忙點頭,他可不信陸凡有這本事。

眾人望向陸凡,卻有些鄙夷,橫看豎看陸凡都不像醫生,倒像是一個神棍。

“小姐,藥鋪那邊已經談好了,我們要不要先去?”

人群之中,一位老者問道,旁邊站著一名女子,穿著高跟鞋,一身職業西裝,臉蛋吹彈可破,算得上是一流美女。

“不急,我倒想看看,他能不能治好!”白雪說道:“他要真能起死回生,說不定爺爺的病……”

“小姐,你可糊塗了,這人能有什麼本事!”吳管家搖了搖頭:“要真有本事也不會混成這樣。”

他們聲音很小,但陸凡聽得一清二楚,不過救人要緊,陸凡也冇與他們計較。

仔細看了看,陸凡拿出銀針,在男子身上紮了幾針,劉浩詫異,冇想到陸凡隨身帶著銀針。

隻見陸凡行鍼流水,對穴位精通,看得劉浩目瞪口呆。

隨著時間推移,地上男子逐漸停止抽搐,最後直接蹦達了起來,讓旁邊不少人驚呼,直稱陸凡是神醫下凡。

“怎麼樣?我醫術還不錯吧?”陸凡拍了拍手,向著劉浩望去:“你說的十萬,可不能賴賬。”

劉浩愣了片刻,才趕忙道:“這個人根本不是你醫好的,應該是我剛纔的藥效,現在才發揮到的作用!”

話到此處,就連他自己都有些臉紅,旁邊眾人更露出鄙夷,堂堂附屬醫院的醫生,這般恬不知恥。

“大家來評評理,這個人到底是誰治好的!”

陸凡賣力的喊道:“我看他就是想耍賴!”

“當然是小兄弟治好的,大家可都是明眼人,又怎麼看不出來!”

不少人出聲道,同時望向劉浩,露出了不滿:“ 附屬醫院的醫生,難道都是這副德性?”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